Feeds:
文章
迴響

Posts Tagged ‘Expecting Better’

上個週末和BBL帶剛兩歲的麒麒去參加BBL好朋友的婚禮,然後好朋友的媽媽在知道我還有一個3個多月大的小孩在家裡,嘴巴張得大大地“啊”,儘管她還是保持了一樣很美的儀態。是的,我就是傳說中那種三年抱倆的媽咪,哈哈:)

Kirin Brothers

趁現在記憶力還沒有怎麼衰退,趕緊來記錄下我生麒麟寶貝的經歷。

麒麒:在懷有麒麒之前,我已經停止工作專心備孕,那時候還專門看了老中醫,喝了很多補藥。每個月例假來的時候都很失望。沒想到,反而是去了一趟一個月的長途旅行回來,驚喜地看到驗孕棒出現兩條杠,喜極而泣。

懷孕的頭四個月,吃什麼喝什麼都狂吐,很多時候吐到沒力氣只能躺著,不過還是努力吃,這樣才有東西吐。而且經過研究,孕吐其實是好的,表明母體對食物裡可能帶有的細菌和病原體敏感增加,防禦一些母體覺得可能不好的食物,減少流產的風險。在懷孕期間,BBL買了Emily Oster的Expecting Better: Why the Conventional Pregnancy Wisdom Is Wrong and What You Really Need to Know給我看。這本書在很大程度上減輕了我懷孕期間的焦慮,當然媽媽和家人照顧以及BBL的愛護是最重要的力量。在Second Trimester的時候,BBL和我還去馬爾代夫參加Kalun和Tang的婚禮。在美麗的海裡帶著肚子裡的麒麒游泳(游泳是懷孕期間學會的)和浮潛,真的很美好。

在懷孕期間我開始了在Bridge To China的義工活動,也帶媽媽一起參加,製造了滿滿的溫馨回憶。

到Third Trimester的時候,臉、身體和腳都開始水腫了,連鼻子都變大,樣貌與平時有些不同了。肚子向前突非常的大,甚至有的人會問是不是雙胞胎,走路變得很辛苦。有一次要去義工活動的路上爬了一下樓梯差點就暈倒,趕緊坐在地上,等暈眩過後慢慢踱回家。由於BBL的姐姐說雖然38周過後就可以剖腹產,但是最好讓寶寶在肚子裡待到靠近40周。BBL和我也看了一些研究報告,報告說在越靠近40周前後出生的寶寶發育會比較好,智力會比較高,但是我覺得這些研究都是不同的寶寶橫向比較,結論solid的程度待商討,畢竟沒有哪個寶寶會有在38周出生以及在40周出生來做同一個sample的對比。不過我們還是決定跟醫生說在39周之後再剖腹產。

然而在38周又兩天的半夜兩點,我突然覺得肚子痛,到洗手間一看,發現出血了。自己拿了紙筆到客廳記錄陣痛的間隔及時長,也不想打攪媽媽和BBL睡覺,計畫等到天亮再打電話給Karen醫生看要怎麼辦,畢竟還沒有到原來訂的剖腹產日子。結果,一早打給Karen醫生的時候,她說,“那還不趕快來生”。我們手忙腳亂地準備了一下就立馬趕往醫院。到醫院之後,我的陣痛越來越厲害,也有點緊張害怕。護士小姐看我慢吞吞地換衣服,語氣有点不是很好地催我,我痛到也沒有什麼好脾氣:“難道你沒有看到我很艱難嗎?”… …說實話,再怎麼不焦慮,在懷孕期間總有莫名忐忑的時候,不知道寶寶好不好,儘管從B超和4D圖看都沒有問題。而且開始後悔前幾天還去長洲走了很長的hiking trail,會不會是過度走路讓寶寶提前出生(後來發現好像也沒有什麼根據)。

到手術時間護士來把我推進手術室,麻醉醫生從脊椎給我打了麻藥,很快我的下半身就沒有知覺了,然後也不知道是不是麻藥沒有打好的關係還是我已經12個小時沒有睡覺很睏,在醫生手術的過程中我睡著了,BBL在旁邊陪我感覺很安心。寶寶出來時哭得好大聲,把我從睡夢中叫醒,醫生笑說麒麒是男高音。護士姑娘把寶寶包好後抱給我們拍家庭照,仔細看他,頭髮好濃密,皮膚很好很乾淨,可能孕期喝了很多綠豆湯和椰子有幫助。麒麒哭得還有眼淚,很是神奇。不過很快我又睡著了,後來醫生縫合以及我怎麼被送回睡房的,我都不記得了。

麒麒我是在香港St.Teresa’s做產檢和剖腹產的,主要是因為當時家裡附近私家醫院只有它了,而且風評也還不錯。醫生我也沒有選,只是當時跟排號的護士小姐說我想要女醫生。Karen醫生人挺好的,只是每次產檢儘管都預約了還是要稍微等一下,尤其是碰到她去做突發手術就得等更久。幸好那個醫院裡面有個Starbucks,還能稍微買些Yogurt和點心吃。好在做B超就在醫生房間裡,其他的檢查也不用再排隊等。臨近剖腹產的日子,Karen醫生還幫我寫醫生信給保險公司,解釋我為什麼需要剖腹產,這樣我可以請保險公司直接跟醫院settle我的費用。在寶寶出生後我還住院的期間,保險公司還需要一些資料,Karen醫生全部幫忙搞定,節省了我很多心力。

St. Teresa’s的私家房很大,裝修雖然沒有很高大上,但對我來說已經足夠。晚上媽媽就睡在沙發上陪我,到隔天我不需要輸液後,晚上的時候我就和媽媽一起靠在床頭看《來自星星的你》。寶寶是在嬰兒房的,如果要餵奶或者看寶寶都需要到嬰兒房去。儘管私家房是可以要求把寶寶放到房間來(還要交500塊港幣每天!),但是護士姑娘不建議。理由包括房間人來人往不夠乾淨等,但是我覺得估計是這樣不好管理,比方說寶寶吃多少奶、便便幾次等都不方便記錄。生完第二天我只好下床自己走去嬰兒房餵奶,每次我還沒有進去就能聽到麒麒驚天動地的哭聲,在眾多寶寶床中總能很快找到他… …麒麒出生體重6.8斤,跟我那麼大的肚子並不匹配,看來我是都吃到我自己身上了:(不過跟在同一個嬰兒房的寶寶相比(多為5斤多),他已經算大的了,我才稍稍覺得安慰一點。

St.Teresa's

出院後回家,月子裡有月嫂幫忙,出月子後媽媽變成照顧麒麒的主力,尤其是麒麒5個多月後我在機緣巧合的情況下獲得機會又開始工作,平時媽媽就自己一個人帶他,非常辛苦。希望麒麒要永遠那麼愛阿嬤~

麟麟:我們本來就計畫要兩個小孩,但是時間上沒有強求。這次看到驗孕棒上出現的兩條紅線,心裡淡定了很多。那時候我們已經搬到大坑居住了,附近最近的醫院就是St.Paul’s,走路就能到(它是St.Teresa’s的姐妹醫院,也算是有緣)。先是在St.Paul’s的網站獲悉產科醫生的名字和資歷,然後google他們的評價,最後選擇了方敏豪醫生。不過方醫生的預約很滿,所以我的第一次產檢是隔壁的莫醫生看的。後來開始看方醫生之後,產檢體驗還是有很大差別的。方醫生是比較樂觀好笑,會跟你聊天,瞭解你的生活,問你有什麼顧慮。每次檢查都挺仔細,不會給你那種看完了請你趕快出去的那種着急感。

懷孕的初期依然吐。然後還要上班,頭三個月為了瞞住大家小心翼翼。有一星期六的早上我還躺在床上,突然很想吃小區外面丙記茶檔的公仔面。起床後興沖沖地出去吃,結果一回到家立馬原封不動地全部吐出來,麟麟不想吃這些沒有營養甚至可能有毒素的食物呢。久久之後又試了一次,還是全部原封吐出來。在還不能公佈懷孕的時期,有出差也不好推,只好硬著頭皮去。有一次從香港往來江門,回來的時候在虎門大橋堵車堵了接近5個小時,情緒幾乎崩潰。到深圳後還自己一個人在黑夜坐大巴回香港。還有一次去濟南,由於香港沒有直飛,不得不去深圳機場搭深圳航空。回程遇到廣東地區暴雨,原本要搭的上午12點的飛機取消,在公司秘書的幫助下好不容易有一個傍晚6點航班的位子。結果一直延誤,最後是在隔天淩晨四點回到了香港家。15年5月的時候BBL和我帶著媽媽、麒麒還有我肚子裡的麟麟一起去了臺北,印象很深刻的是在101吃了頂鮮101,好好吃。

懷麒麒的時候,在家休養養尊處優,懷麟麟的時候,由於年齡以及工作關係,覺得辛苦很多。尤其是到Third Trimester的時候,有次早上要去上班,在公車站一陣暈眩,臉色慘白,趕緊在路邊的花壇上坐下,好心的路人過來問我要不要送我去醫院。不過最難受的是連接性恥骨半脫位,走路就痛,睡覺也不敢翻身,一翻身就覺得我的骨要硬生生地斷掉,有時候翻個身就得咬著嘴唇默默地哭一場。有幾個夜晚完全睡不了,只能到客廳去坐在沙發上打瞌睡,因為坐著有壓迫性,比躺著要不痛。不過麟麟很堅強,我可以感覺得到他很健康。到最後一個月,方醫生建議我少走路,甚至躺床,給了我病假條在家休息。

也是在Third Trimester的時候,我們開始找工人姐姐,畢竟媽媽自己一個人不可能帶兩個小孩。然後BBL也開始找房子,多一個小孩和一個工人姐姐,至少也得有三個睡房。工人姐姐來之後就開始幫忙打包,房子找好以後她就先過去打掃。計畫在我去生的那天下午,搬家公司來搬家(香港和廈門的風俗都是懷孕期間不能搬家)。由於第一次是剖腹產,第二次很大幾率也得剖腹產。由於BBL在麟麟39周的那個時間得去倫敦出差,再加上麒麒之前的提前生的經歷,我們決定在麟麟39周又4天的時候剖腹產,這樣BBL還能組織搬家,陪我進產房。由於媽媽得帶麒麒,於是請姊姊在我住院期間來醫院照顧我。

剖腹產預約的是隔天早上的9點。頭一天晚上我就拉了個箱子和姊姊去St.Paul’s check-in。Check-in之後去對面吃了一頓麥當勞晚餐。St.Paul’s的私家房比St.Teresa’s要小,但是整體要新一點,服務也好一些,比方說有提供早飯,還提供訂餐送餐服務,寶寶也可以送到房間來,也可以讓護士姑娘來帶回去嬰兒房。晚上睡覺的時候,我依然一翻身就一陣痛苦的大叫,姊姊說了一句讓麟麟乖乖的,明早才陣痛然後剛好去剖腹生。

St.Paul's

結果!半夜兩點半,我跟姊姊說,肚子開始陣痛了,趕緊按鈴呼叫護士小姐。護士小姐用一些儀器開始監測我的陣痛,每隔三四分鐘陣痛就劇烈來襲(超過100),護士小姐說你第一胎是剖腹產,現在得趕緊通知醫生來做手術,不然沒一會你可能就自己生出來了,有危險。我哆嗦地在同意緊急手術單上簽字,然後趕緊聯繫BBL。糟糕,BBL睡覺和我一樣是把手機設成Airplan Mode的,只能打給媽媽。媽媽的手機因為麒麒睡覺的關係一般晚上是設無聲狀態,好在媽媽可能跟我心有靈犀,居然剛好在那個時點去拿手機起來看,看到一個未接電話趕緊打回來,一聽到我要生了,迅速去把BBL挖起來。

在我打電話的時候,St.Paul’s的護士醫生已經非常有效率地在準備手術了。我甚至沒有等到BBL來就被送進手術室。強烈的陣痛讓我全身顫抖,被抬上手術臺後覺得非常冷,護士給我吹暖風機後才稍微舒緩一些。麻醉科醫生同樣從我脊椎注射麻醉藥,但是可以感覺到和生麒麒時那個麻醉效果的不同。這次的麻醉一打下去,我的下半身立馬沒有知覺,但是頭腦是很清醒的。方醫生進來的時候說他看到BBL在門口了,可惜由於是半夜的緊急手術,BBL不能進來陪我。可能擔心我緊張,方醫生和麻醉科醫生一直在跟我聊天,告訴我現在是什麼步驟。很快麟麟就出來了,我問方醫生麟麟帥不帥,方醫生說跟BBL一樣帥:)麟麟出生也是跟麒麒一樣很乾淨,眼睛很長,鼻子大大的,沒有麒麒出生時感覺那麼“凶”,哈哈。

後來方醫生縫合的時候我也還是清醒的,方醫生說我之前的傷口恢復得很好,顏色很淡,他都找了一下才找到傷口。這次開刀是在原來傷口再開,但是口變小了一點。好彩整個手術很快,四點我就被推出手術室了,門外姊姊和BBL在等我,看到他們我覺得安心多了,回到睡房和他們倆聊了一會麟麟,BBL就回家去睡覺,我和姊姊也睡下。

麒麒是見紅了當天去剖腹產,麟麟是在我們選的那天自己來報到,都是他們自己ready了選擇出來的,這樣真好。感謝家人的關愛和支持,有了這兩個可愛的小寶貝,很幸福。

Read Full Post »